八旗在清末战争的真实表现 谈古论今-养老资讯 肖鹏 231462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老频道 > 养老资讯 > 谈古论今

八旗在清末战争的真实表现

2017-01-23 | 来源: 北京时间

  一、满蒙汉各族官兵在乍浦的奋力抗战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期,江、浙沿海地区是中国军民抵抗英国侵略军的主要战场。1841年10月间,英国侵略军攻占浙江定海、镇海、宁波之后,继续北犯。至次年7月,浙江之乍浦、江苏之吴淞海口、镇江、江宁(今南京)等地,相继失守。当时,驻防在这些地方的满洲、蒙古八旗官兵,英勇抗击英国侵略军,在中国抗英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1842年5月,英军首先进攻乍浦。乍浦是江浙两省交界的海防重镇,这里驻防有八旗官兵1841名。其中,蒙古八旗官兵有838名(包括蒙古协领一人)。此外,还有增援的陕、甘绿营兵1000名,山东雇勇1500名,乍浦本地乡勇700名,共计约7000名,在此驻防。5月18日(四月初九),英军以战船7只,运输船及小舢板船数十艘进犯乍浦,英军2000余人,分别从黄山岭、唐家湾登陆,兵分左、右纵队,直犯乍浦城垣。驻防在城外之满、蒙八旗官兵,在都统长喜的指挥下,"奋力抗战"。其中,位于城南三里的观音山脚下之天尊庙,驻有八旗满蒙官兵200余人,在佐领隆福的率领下,奋力抵抗,"英军两次猛冲,均未得逞,受创极重",英军"第四十九团,第十八团,伤亡颇多"(姚薇元《鸦片战争史实考》第146页,人民出版社,1984年)。最后,英军右队在援军配合下,用重炮猛轰天尊庙,旗兵困于重围,苦战达3小时,卒因众寡不敌,隆福自杀,旗兵伤亡殆尽,其有未死者,均"引刀自刎",壮烈牺牲,"其坚贞不屈,殊可风也"(《中西纪事》卷24,第5~6页)。除八旗兵英勇战斗外,守卫在乍浦城东门之陕甘绿营兵,亦英勇抵抗,他们"以扛炮伤敌甚重",迫使英军"转攻南门"。最后,英军左、右队合力"进犯东门,梯城而入,乍浦遂陷"。兵备道守将宋国经率兵退走平湖。英军入城,纵火满营,焚杀甚惨(《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卷57,第54页)。据统计,在这次乍浦抗战中,满、蒙、汉各族爱国官兵共牺牲696人。其中,以副都统长喜为首的清军官员17人,汉族士兵400人,满、蒙旗兵为279人(沈实甫《壬寅乍浦殉难录》;《杭州八旗驻防营志略》卷11)。

  二、满蒙八旗官兵在镇江抗击英军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驻防在镇江的满、蒙八旗官兵对英军也进行了英勇抵抗。战前,镇江额设京口副都统一名,隶江宁将军管辖。旗兵额为满洲协领2人、佐领14人、防御16人、骁骑校16人。八旗蒙古委前锋校4人、前锋52名、领催96人、骁骑1014名、步军228名、养育兵150名;弓、箭、铁匠各16名(《清朝通典》卷70《兵三》)。此外,驻防在京口(今镇江)清军水师营中,"每船酌派蒙古兵十二人,绿营兵八名,搭配操演","以重操防"(《清宣宗实录》卷399,第16~17页)。直到鸦片战争爆发后,驻防镇江满、蒙八旗官兵和绿营兵共为1183名。从外省调入的援兵,山东400名、四川520名、广西200名、江西1000名,共有3000余名。但是,当英军进攻镇江一开炮,很多外省援兵便逃至45里以外新丰镇。而主要抵抗力量乃是驻防在镇江城内的满、蒙八旗官兵,在此奋力抗战。

  7月21日(六月十四日),英军约15000人,组成四旅分兵三路进攻镇江城。城内八旗守兵在副都统海龄指挥下,拼死抵抗。英军从西门攻入城内后,八旗官兵进行激烈的巷战。最后,海龄见战局无法挽回,旗兵"死伤十之八九",他举火自焚,"全家自缢"(《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卷55,第2131页),壮烈殉国。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满、蒙八旗官兵和东三盟蒙古骑兵在抗击外国侵略的战斗中,表现了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诚如卓索图盟土默特右旗协理台吉旺沁巴拉率领蒙古旗兵回师时,他的儿子古拉兰萨曾写下了一首题为《祝灭寇班师还》的诗。诗中写道:"英寇狂暴侵海边,勒令我父扫狼烟。将士云集晓思义,旗丁纷聚效忠贤……旌旗凌空蔽日月,剑戟挥舞天地炫。"这生动地表达了当年蒙古八旗兵和各盟的蒙古族骑兵战士抗击英寇的坚强意志和决心,他们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资料来源:内蒙古社科院历史所《蒙古族通史》,民族出版社,2001年发行版)第2次鸦片战争,清军满蒙主力因僧格林沁亲王指挥失误,在八里桥决战中正面冲击狭窄正面,遭到英法联军事先准备好的,用格林机关枪与康格里夫火箭炮配合步枪火力组成T型阵防线猛烈火力打击,由于僧格林沁亲王死战不退,坚持冲击,结果导致清军满蒙军主力27000大军全灭。此战结束后,满蒙军就由清军主力的位置降低到了最低潮。

  到了八国联军时期,虽然清军作战力量主力是成勇营军,但守卫京师城池的依然还是八旗军。由于已经升级为清军主力的勇营新军,虽有新式装备却毫无士气贪生怕死,简直就是被押上战场的,主将一阵亡,大军在防线完整无缺的情况下就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一哄而散了,后面有个亲王压阵都控制不住溃散局势。这与甲午战争时期平壤作战是一模一样的情况,导致前线兵败如山倒,联军顺利抵达京师。

  所以原本已经都不属于作战部队的八旗军,只好硬着头皮去打京师守卫战,打开几十年都没开过的军火库,重新拿起几十年都没用过的老火铳,几十年没磨过的锈刀,几十年没擦过的朽弓,穿上几十年都没穿过的铠甲,上了京师的城墙,去迎接联军的新锐枪炮。在这种情况下,八旗军自然是打不死多少联军,不过八旗军给连军造成的麻烦,还是高于勇营新军在天津,因为八旗军的武器虽然还是道光咸丰时期的老古董,而且平日是提笼架鸟无所事事,但八旗军真上了战场,那还真敢死打硬拼,所以京师战况比天津还激烈,八旗军的英勇得到了连军的肯定,但八国联军误以为那八旗军是普通百姓组成的民团,所以得出了中国不可亡的结论,实际上要是明白了那是八旗军而不是英勇的百姓,联军当时恐怕就会把中国分了。

  如果八里桥之战僧格林沁亲王指挥不犯太大错误,满蒙军主力不至于全灭,那么清军将继续以满蒙军为作战主力,以八旗军充当勇营汉军的主心骨,那样的话,一旦在同治年完成兵备更新,那甲午战争与八国联军之战清军是不会输的。清军直到八里桥战役以前,一直是以八旗军为绝对主力,所谓吴三桂时代,八旗军就已经彻底腐化不能打了的说法没有根据。八旗军的总兵力,实际一直没有变化,根据清乾隆时期英国人的记录,清军总兵力大约150万,但真正的作战力量只有约2万满军与近1万蒙古军,这大约3万人就是清帝国的真正作战力量,到八里桥决战时,满蒙八旗军是2万 7千人,与乾隆时期是1个水平。

  八旗军虽在同治时期以前一直是清军主力,但主力并不意味着就是什么战斗都参加,八旗军只是在其他部队都无法取胜时,才作为决定性力量参战,除了八里桥之战,八旗军是全军出动以外,顺治以后向来都是留守京师2万,出征1万。从顺治到咸丰,八旗军除在八里桥之战以外根本没有败绩,顺治初年多尔衮领1万八旗军统领汉军扫平棒子国,掳回棒子公主。康熙年1万八旗军统领汉军平定新疆。雍正年1万八旗军统领汉军平定新疆、蒙古。乾隆年1万八旗军平定西藏、新疆、蒙古,灭绝准葛尔部族,第1次打金川1万八旗军半月迫降金川,第2次打金川后期,1万八旗军统领汉军攻破金川,金川原着近乎灭绝。嘉庆年八旗军出动很少,道光年八旗军没动用,咸丰年1万八旗军统领汉军打长毛,后奉旨回京师,全军投入了八里桥作战。

  清朝汉军始终惧怕对外作战主要是因为,以前作战总有个百战百胜八旗军做压阵靠山,所以汉军英勇,敢于向前,而八里桥以后,压阵靠山已经不存在,并且八旗军就是被外夷军一战全灭的,所以清朝汉军对外夷军很敬畏,只要主官一阵亡,打的好好的仗都会迅速崩溃,在鸦片战争中八旗军没灭之前,汉军也是不怕外夷洋军的,虽不胜但敢打敢拼。八里桥以后就不行了,看到外夷洋军就怕。关键是八旗军没了,主心骨没了。如果慈僖太后不是因见八旗军在八里桥全灭,心疼那些八旗后代,取消了八旗军重建以后作战任务与训练,那战场上有八旗军做主心骨,汉军也不会在外夷洋军面前表现的那么差。

  这八里桥实在是指挥失误太大。英军那时已经早都是线膛枪了,而且康格里夫火箭当时是很厉害的武器,在欧洲淘汰了步兵方阵。八里桥也不是开阔野战,是用骑兵冲击漏斗小口子,英法军则在漏斗口摆开阵势以T型阵迎敌,这样的射击阵势任何国家的骑兵都不可能冲过去,所以僧格林沁的指挥绝对失误。而这一仗打的还剩7个人失误就更大了,第1队冲击无效全灭后,就不应该继续冲击了,八旗军最大损失就这一仗。

  在八旗军不复存在后,清军虽以是汉军为绝对主力,但汉军无论绿营时代还是勇营都不可能造反,除了各地绿营或勇营互不隶属,你很难串联起来起事外,还有就是各地同样掌握重兵的文官对朝庭比较忠心,因为文官绝大多数是科举出身,相互为同门同师,同为天子门生,都是得到皇家关照的,无论从他们所受到的教育还是从他们的实际遭遇看,那都可称做是蒙受皇恩的铁杆忠皇者。而他们无论在地方还是军队,还是在朝廷上,都有不小影响力,有这样大一群有兵权的科举文官在那摆着,哪个武官敢造反???

  清朝最终结束实际是废除科举的原因,废除了科举后,大批科举官被换掉,而补充上来的新提拔官对朝廷的忠诚度就有可能低于对提拔他的人。而科举废除也太快,实际上准备工作不足,使得国家的主要读书人群,发生困惑迷茫,这样社会上传统忠君观念就弱化了。也就这样情况下,加上慈禧驾崩后又是立了个不懂事的小皇帝,朝廷靠摄政王理事,缺乏权威与正统形象。而且摄政王与隆裕太后也是没主见的人,才导致了袁世凯敢趁机敲诈朝廷,用革命党要挟清帝退位。

  事实上清朝的内部统治是各朝中最稳固的,要不是多种原因凑一块,那还真能持续下去,过渡到类似日本明治维新后的政体。清朝的统治在后期绝对不是主要靠八旗军的武力,八旗军的武力虽然很关键,但没有八旗军清朝也不会倒。废除科举太快,没有采用逐步废除,或搞文理双举的形式进行过渡,才是清朝结束的真正原因。

责任编辑: 肖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