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苍老的浪漫 老年文化-老年大学 肖鹏 2333905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老频道 > 老年大学 > 老年文化

永不苍老的浪漫

2017-02-17 | 来源: 东方老年报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诵,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衰戚;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在密密星群里埋藏它的赧颜。

  当无意中读到这首《当你老了》,便被深深地打动了。岁月沧桑,红颜易老。当风华绝代的佳人已至垂暮,有谁会抛却对美丽容颜的渴求,坚守那份至纯至美的爱,相守那份发自灵魂深处的情?为了这份感动,我查阅了这首诗的原创——诗人叶芝。当时我对这位“以其高度艺术化且洋溢着灵感的诗作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灵魂 ”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和古腾堡诗歌奖的诗人毫无所知。后来,我读到大量关于叶芝的介绍和叶芝的诗歌,也渐渐走进诗人的心灵并喜欢上了他的诗句。

  夜深人静的时候,手捧香茗,沉浸在叶芝的精神世界中,也沉醉在叶芝对爱情的忠贞和理解中。爱情,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相对于女子来说,更是她一生的主旋律。一个女子,只要心中有爱,便可为爱牺牲,为爱苦守,为爱生,为爱死。爱情,永远是滋养女子生命之花的阳光雨露。只是,很多的女子,她迎来的是对她青春的贪恋,美貌的垂涎,真正能够爱她至骨子里的,古今能有几人?

  当我一遍遍读着这首诗,被这份超越时空的爱情深深地震撼了。因为我知道,叶芝一生都在用行动诠释这首诗。 他终其一生,都至死不渝地爱慕心中的女神——尽管这份浪漫和柔情未曾得到女神的回应。但是,在痛苦和甜蜜的挣扎中,他用无数诗句颂唱着对这个女人的爱,表达这份可以超越时空的爱情。 

  当我们面对爱情的时候,往往都是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初见的美丽如花,初恋的心动如月,爱到如漆似胶发誓天荒地老也是有的。希望爱情如常春藤,青绿一生,相信这是每个浪漫而多情的女人心中最美的梦想。然而,世事沧桑,多少爱情随容颜老去,多少情感被岁月漂洗,由浓转淡,由绚丽变得苍白。常听人说“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这样的直白,道出的是对走过青春的女人某种意义上的否定与遗弃,也折射出世俗常人对生命中爱的理解是如此浅薄,其心灵家园是如此的贫瘠。

  年轻时,会读不懂爱情的密码,以为白发和皱纹离自己很遥远。但是,无法抗拒的时间洪流,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迫在眉睫。眼看着,许多人因爱的滋润而蓬勃,因爱的深沉而饱满,但也有许多人,因情的远离而枯萎,因爱的离别而萎靡。大千世界,茫茫人海,谁会爱我如朝圣者纯真的心灵?谁会怜惜我日益凋谢的花容月貌?谁会是我繁华褪尽可捧的诗篇?谁会是我生命尽头永远高照的那轮皓月?

  想起那首歌《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原来,爱情的浪漫不是年少时的耳鬓厮磨,而是与心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在苍老的容颜中,依旧缱绻深情。

  无论你青丝云鬓,还是白发苍苍,我都爱你至深,都像朝圣者一样爱你的灵魂!这是怎样一种爱?爱一个女人的青春和美丽,是寻常人;爱一个女子相契的灵魂,那该是一个怎样不凡的男子呢?而这个女人,又会有着怎样不同于凡俗的品性和心灵呢?

  年轻时

  你是神话一样的梦

  你在梦里头我在梦外

  后来

  你是一段生命的历程

  你在风景里

  我在风景外

  现在

  你是我的知心爱人

  我在你的心里头

  你在我的心里头

  当我们老去

  你是我最浪漫的事

  我的手在你的手里头

  你的手在我的手里头

  当我们老去

  我在你的手心

  你也在我的手心

  没有什么能够使我们分离 

责任编辑: 肖鹏